红色的狗

有趣的猪精女孩

情非得已02

情非得已

1.有点偏晓天视角 cp是晓飞×晓天
2.弟弟单恋哥哥 哥哥后知后觉的故事
3.外表阳光内心傲气大条攻*外表冷静内心敏感克制受,可能有一点虐弟弟吧
3.童年私设有 对人物了解不全面,可能有ooc,鞠躬

Chap02

如果可以选择,谢晓天是真的想拥有一段靠血脉相连的、纯粹的兄弟情谊,能并肩作战,危急时候可以把后背毫无防备地交给对方的那种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对这个非亲生的哥哥,怀着如此复杂的感情。

谢晓飞张扬跋扈,自己小时候没少受他欺负,但谢晓飞活得真诚自我,又让从小在家里谨言慎行的谢晓天从心里有些羡慕;让他觉得最糟糕和自我厌弃的是,不知从什么时候,这种羡慕已经变成了一种隐隐的渴望,渴望对对方的依赖和占有。他们本不是亲生兄弟,不该过多地介入对方的生活;可是当叛逆的谢晓飞开始在外闯荡,做些在谢晓天看来离经叛道的事情,在他越来越频繁地表示出要离开这个家的决心,在他和自己的交集越来越少,可以聊的话题越来越少,甚至都不把目光落在自己身上,一向循规蹈矩的谢晓天竟然开始恐慌,本能地想抓住些什么,却又觉得那么无力。努力做好公司的事情只会换来哥哥的一声嗤笑,要是想劝说哥哥回家更要无端遭受好几记白眼。有的时候谢晓天常常会自暴自弃地想,是不是自己也要经常混混夜店,玩玩飙车,才能融进哥哥的圈子,可自己毕竟不是谢家的亲生儿子,想到自己的妈妈,也只能收拾好自己这些不该有的思绪,打起精神认真处理公司事务。

谢晓天一开始不是对哥哥抱着这样在他看来几乎病态的好感的,相反,刚刚来谢家的谢晓天其实很害怕谢晓飞。那天小小的他被妈妈牵着走进谢家的大门,谢宅繁复的布局让他觉得陌生又疏离,妈妈的“男友”也板着脸,一副威严的样子。但想到妈妈难得有了好的归宿,他拼命地压下心里的不适和抵触,叫这个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男人“爸爸”。他话音刚落,就感觉一道阴冷的目光落在他身上,他顺着那道目光看过去,发现一个身形颀长,面容冷峻的男孩子站在二楼楼梯口默默打量着他们母子二人,撞上他的目光,男孩躲也不躲,反而对他勾起唇角,露出一个冷漠又不屑的微笑。男孩带着敌意和审视的目光在他身上来来回回,让谢晓天身上好像有毒蛇爬过,遍生凉意。从那天以后,谢晓天就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这位名义上的“哥哥”。好在谢晓飞似乎对房子里新搬进来的两个人缺乏兴趣,虽不欢迎,却也没有刻意刁难。在被改了姓甚至按照谢家人的方式重新起了名字的那天晚上,他一个人躲在洗手间里偷偷地哭,听到门外有人不耐烦拧门把手的声音,他努力憋着气却还是发出几声抽噎。只听门外的人很烦躁地啧了一声,低声骂了一句“废物”,又不解恨似的在门上踹了一脚,才大摇大摆地走开。谢晓天一个人在洗手间里发着抖,对这个不羁的哥哥恐惧又加深了一层。

如果能把这场躲猫猫的游戏一直继续下去,或许谢晓飞只会成为谢晓天童年回忆里的一个不甚重要的阴影,然后随着谢晓天内心的强大慢慢消散。可是仿佛一场戏剧总会有高潮,兄弟俩的冲突还是终于爆发了。谢晓飞恰逢家庭的变故又在青春期,整个人反叛得很,恨不得每天从早到晚地和他的一群狐朋狗友混在一起;无奈谢家家教很严,彼时的谢晓飞还没有反抗的能力,虽然每天在学校浪得飞起,晚上却是要按点回家的。不知道是受了哪个朋友不正经的“点拨”,有天放课后谢晓飞跑到教室门口截住了低年级的弟弟,引起了围观同学的一阵窃窃私语和小声惊呼。大家都对这个成绩优异却偏要混不良的浪荡公子有所耳闻,只是平日谢晓天在学校里行事素来低调,加上两兄弟都回避着对方,他们的关系在学校还是个秘密。看着突然出现的谢晓飞,谢晓天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,想当场落荒而逃可是两条腿却像水泥灌住了一般动弹不得。谢晓飞还是像他平时那样带着不耐烦的神情,二话不说就皱着眉头揪起谢晓天的衣领把人拎到了角落。

“……所以就是这样,你记住了没?”
“你……你让我帮你骗你爸爸?”
“啪!”一记说轻不轻,说重不重的巴掌落到战战兢兢的人头顶,“你个死小鬼!”谢晓飞凶神恶煞地指着谢晓天的鼻子,想再骂两句,却因为自己理亏词穷了,悻悻地放下手指,改成五指并拢放在自己脖子前使劲比了一下,面目狰狞地威胁道:“你要是敢把这事办砸,我就敢把你办了你信不信!”

等了半天那边也没什么动静,回答他的只有谢晓天抖得更厉害了,筛糠一样。

谢晓飞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大却性格迥异的弟弟,感觉气不打一处来。这唯唯诺诺的小鬼,在家里不敢和自己的父亲说半个不字,只会躲在洗手间偷偷摸摸地哭。不像个男人,谢晓飞在心里把这外面来的小鬼狠狠地鄙视了一通,恨不得他马上在自己眼前消失,却又不能一走了之。情急之下谢晓飞又伸出手指点了点谢晓天的额头:“还有你妈。”

这当然只是句随口威胁的话,其实谢晓飞倒觉得新来的阿姨没有什么不好,为人和气,还能让老头子不要一天到晚地盯着自己。可本来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谢晓天听了这话却突然激动起来似的,甚至忘记了害怕抓住了谢晓飞的袖子,拼命点着头,像头被逼到绝境的可怜兮兮的小兽。

啧,一种类似愧疚的情绪在谢晓飞胸中一点点蔓延开来,他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掩饰,嘴里却还是说着逞强的话:“我可说到做到,要是让老头子发现了,你就等着我慢慢收拾你。”说完就挎起背包,留给谢晓天一个仓皇的背影。自己好像有点太过分了,本来就只是假装的不良少年,刚刚又是抓人又是威胁的,倒好像真的成了混社会的黑道大哥一样。那小鬼不会又偷偷躲到洗手间里哭吧,母亲遭遇不幸的谢晓飞最能体会到失去温暖家庭的痛苦,其实内心深处对这个仿佛惊弓之鸟的同龄人有点同情,想到自己也成了迫害他的元凶之一,谢晓飞又有点烦躁地挠了挠头发,却终究是没有回头,走远了。

谢晓天直到看着这个陌生哥哥的背影消失在街角,才开始迈开步子向家里走去。他此刻更加不想回到那个冷冰冰的家,去完成恶霸谢晓飞给他布置的什么“任务”,如果,如果完不成的话,按照谢晓飞喜欢恶作剧的性格,还不知道会怎么修理自己,说不定,说不定还会欺负自己的妈妈。此刻的谢晓天忘记了谢晓飞也只是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孩子,只是不情不愿地迈着步子,红着眼圈向谢宅的方向慢慢挪着,等到家天都已经大黑了。

“晓天!”他刚一进门就听到一个温柔却透着焦急的女声。“你这么晚了都不回家,真是急死妈妈了!” 谢晓天麻木地发着没有实际意义的语气词嗯嗯啊啊地应和,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完成谢晓飞交待他的任务。好在他这让人为难的思考没有持续太久,他的妈妈就接着问到:“你在学校里看到晓飞了吗,他怎么也没有回来?”“啊,哥他被老师留下来补课学习,今天晚上不能回来了。”晓天妈妈第一次听到谢晓天用“哥”来称呼谢晓飞,显然是被吓了一跳,随后又有点怀疑的看了他一眼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“我……我路过他们教室的时候看到了,他们几个男生,被班主任要去留下来补课。”谢晓天随口扯了个并不高明的谎,好在谢天佑只是点了点头,没有多问,好像对自己儿子的学校生活不甚关心。谢晓天见此情景连忙如获大赦般哒哒哒地跑回副楼去,仿佛在被什么猛兽追赶,后背也湿了一片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日常啰嗦:

昨天本来想偷懒发一小段上来结果发现太少了,还是今天写完重新传了一遍。希望之前看到过的小伙伴们无视这个bug哈哈

刚刚get晓天黑化剧情的我准备前期多虐虐他,后期才能好好地在一起嘛哈哈哈

赖艺的颜真的很戳我,这样可爱的男孩子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被原谅的不是嘛「疯狂为弟弟说好话中」

纠结一下下章是让童姐出场还是把童年故事写完

评论(4)

热度(37)